首页 > 作文 > 我的世界是一幅“红色”的画

我的世界是一幅“红色”的画

2021-06-07 23:29:05/张诚谊
我的世界是一幅画,本是一片空白。一只“手”,提笔,沾上颜料,慢慢的,渐渐的,这幅画成为了一面鲜艳旖旎的五星红旗。

秋日的下午,天空澄净高远,那种清新的湛蓝色似要倾泻下来,净化整座城市。

此时,距离武汉解封已有些日子。镇上的夜行街,灯火通明,街道两旁凤凰树火红,在夜风中摇曳着嘎吱嘎吱的声响。路边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附近夜宵生意火爆,人们推杯换盏,无比热闹,尽显一片祥和。

李叔和寒叔与我坐在夜宵摊上,李叔感叹道:“终于稳定了,不用像前阵子那样那么提心吊胆地害怕病毒了。”寒叔说:“是啊,要不是因为共产党,我们哪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悠闲地聊天呢?”李叔道:“不止是现在,在12年前,要不是因为有了共产党,可能现在我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样了呢,哈哈哈……”李叔粗犷的声音传来,我看见李叔的眼眸中洋溢着骄傲的神采,英俊的脸庞上却有着一条不合情境的疤痕。李叔说起了12年前他在汶川工作的事——

“咚咚咚……突然,地面开始晃动起来,吊灯也开始晃动。当时坐在办公室的我瞬间意识到地震来了!可是我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。顷刻之间,地动山摇、房屋塌陷、道路裂开;磅礴的山岳仿佛开始怒吼,崩裂的石块如雨水般倾泄下来,无情地飞向人群。一切只在片刻之间,我眼睁睁看着那倒塌的楼房像倾泻的洪水猛兽般冲了过来。我那时候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开始晃动了,接着就眼前一黑了……”

“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我已经在医院了。那时候阳光刺进来就像刀子般,难受得很!脸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些生疼嘞。接着我看到医生、护士、亲人们都在身边看着我,即使是一向大大咧咧的我都觉得有一些不适应。那时气氛有一些压抑、沉重。当时我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。后来,渐渐的,我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,才反应过来。当时的手有些颤抖,当我慢慢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后,那里竟然有一条狭长的大疤!我不敢相信!也不愿意相信!病房里死一般寂静……视线渐渐地模糊了,分不清我当时是为了什么而哭?到底是

为了自己还是地震中的其他人民,或是那些帮助我的人们。当时种种情绪不知作何感想。最后,只是觉得我是多么的幸运啊。”

听李叔讲完,我亦回想起当年的种种……

那时,2008年5月12日,四川汶川、北川,8级强震猝然袭来,大地颤抖,山河移位,满目疮痍,生离死别……西南处,国有殇。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、波及范围最大的一次地震。炽热的风吹过,亘古长存的太阳在天上如持利剑般直劈下来,天地间白茫茫一片,白得刺眼,像是举世缟素,有些惨烈,在无声的祭奠过去。

残破的小城,不宽的街道,行人匆匆。草丛深处,泥土之下,瓦砾横陈,大面积的废墟中躺着无数的残骸。哪里有什么昔日鼎盛的小城,那里尽是断壁残垣……是的啊,这就是我在电视中所见的地震后的汶川,苍凉刺目。我问坐在旁边的父亲:“他们怎么办?李叔怎么办?”父亲自信说:“不怕不怕,我们有中国共产党!”说完,我见父亲的眼睛还蕴含着闪闪的光,只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这么说、也不明白什么是共产党。那时我才8岁。后来,在电视上,我还看到一辆接一辆的救援车到来,无数军人、消防员、医生、护士等人也来到救援现场。在那72小时内,在带有风雨侵略的恶劣天气的情况下,所有人不惧艰难,以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般毅力,救汶川人民如水火之中。

岁月如梭, 一望无垠的小城,空旷而高远,壮阔而雄浑。当红日西坠,地平线尽头一片殷红,空旷中亦有种宁静的美。几年后,小城恢复了昔日般的美好,人们重新开始了生活,但不会忘记的是,共产党对我们的付出。那是一种红,一种深入人心的中国红。

我似乎似懂非懂,对父亲眼眸中的这种光有了一种朦胧的概念,那似乎是一种美好的红色之光。

那只手,提起笔,沾上红色的颜料,为我空白的世界里抹上了第一笔“红”。这是一只粗糙而厚实的手,安全又暖和,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手。

天上,繁星点点,月光如水。哈哈哈……李叔和寒叔的笑声让我惊醒过来。回想过往,原来,共产党一直在我们身边啊!我看着眼前这兴盛的街道,秋风萧瑟,这座城市的热烈与萧凉同在。

光阴荏苒,日月如梭。红色的世界里早已有了红色中国画的雏形。漫长岁月中,那双平凡而伟大的“手”,不曾停下,提笔,挥墨,渐渐填满我的世界。

那些点滴,漾开……

2020年初,新冠疫情爆发,钟南山院士第一时间提出了“隔离”。人们惶惶不安,唯恐避之不及。中共中央第一时间发布政策,定风波、稳民心。钟南山、李兰娟等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奔赴武汉,奔赴一线,直面病毒。在之后的时间里,无数的远方无数的人们支援武汉,建立火神山医院、研制新冠疫苗。为我们大中国战胜疫情作出大贡献、大付出。

疫情期间,一次特殊的情况,“被迫”和母亲出行于夜行街。此时的夜行街空空荡荡,家家关门闭户,人烟稀少,人们各自相隔一定距离,宛如大战后的复苏,没有生气,阴阴沉沉。这是我们的现状。而在抗疫一线的他们,抗疫一线的钟南山院士。在84岁的高龄,本该享受生活的他却挺身而出奔赴武汉,只为救中国于水火之中。实在太艰难,每当想起这些,我都心头压抑,有种要窒息的感觉。但我知道,这红尘璀璨,世间繁华,都不过是指间上留不住的沙,岁月凋落的花,不容他驻足,唯有只身向前,栉风沐雨,才是属于他的路。这一刻,似乎连空气中都氤氲着中国红。

红色的世界里。画中,一面鲜艳旖旎红旗已经呈现了出来。其中,有五颗庄严的五角星在此熠熠生辉。

那双“手”一直在。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一直在,为我的世界添上那美丽的“红”。那是鲜艳无比的中国红。原来,这就是党的颜色,是党带给人民幸福的红色;是党为保卫我们山河无恙的红色;是新中国国旗冉冉升起的红色。

“喂,还在发呆呢?吃饱回家啦!”寒叔喊道。

“哦哦哦,来了来了。”我赶紧回答。

远处的城市,一条条街道上灯火明亮,像是银链交织,无尽的灯海融在一起,光明灿烂。而此时,天上繁星无数,星光闪烁。

有些人微醺,带着醉意,分不清天上的星光与人间的灯火,天上与人间仿佛相连在了一起,飘扬的五星红旗如烈马般,在风中疾驰……

上一篇: 听党话 跟党走

下一篇: 徐城风韵
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