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作文 > 飘香的“番薯饭”

飘香的“番薯饭”

2021-06-09 22:03:59/廖新茹
今年,新历5月8日那天是曾姥姥的生日,妈妈带着我驱车回到妈妈的家乡(角尾乡)为曾姥姥庆生。在这骄阳似火的五月天里,宴席上,满锅的番薯饭飘香……听妈妈说她最喜欢吃角尾的番薯饭了,还说,关于“番薯”,她有着一系系的“情结”……

曾姥姥已是耄耋之人了,但腰板子还直着呢!今天的她,心情格外的舒朗,嘴里不停地说:“现在的社会就是好啊,什么都有吃,连人们看待番薯的态度都改变了……”

“可不是吗,现在的番薯不再是人们充饥的奢侈品,而是点缀美好生活的天然健康食品了。”妈妈开始接话着,仿佛也在赞颂盛世时代下,番薯的命运有了改变!

此时,坐于宴席间的曾姥姥舒展着的眉头拉下了,突然陷入了往事的诉说中——

“记得1958年,那年洪水大发,包罗湾及灯楼岛那边的海水涌卷上来,都差点把村庄淹没了。于是,那一年大闹饥荒,我为了挣多一点‘工分’没日没夜地干活。有一天黄昏时分,疲惫至极的我回到家里看到几个孩子饿得直哭,此时,正好看到几片番薯叶,就不问来由拿给孩子吃了(原来是四岁的五娃在路边玩耍抓来的那么几片番薯叶),谁知有人告发,第二天我就被带去戴着猪笼游村批斗示众了,并没收了我一年挣的所有‘工分’……”

此时妈妈转过头来对我说:“曾姥姥过的是艰辛岁月!曾姥姥的话,你听懂什么了吗?不要小看那么几片‘番薯叶’哦,在那时毛泽东带领的党派作风里,绝不允许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,更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——再穷再苦再饿都不能‘偷盗’,哪怕是一根小小的‘番薯叶’!”然后,又紧跟着说:“那个时代啊,长虫的番薯都是人们热衷的对象。这长虫的番薯,即使是遗落在荒山野岭里,人们都不敢占为己有啊。可见党的号召有多强,党的作风有多正派,有多清白!”

我重重地点了点头!

这时,依靠着曾姥姥坐的外婆面向妈妈说:“那时(二十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),经常带着你跟弟弟在田间到处翻找埋藏在地底下的番薯,哪怕是一条条番薯根都捡回来煮饭吃。你有印象吗?只要勤劳,不怕饿着!你们是用番薯根、番薯叶养大的!”

“记得,记得啊,还印象特别深刻,每次放学回来掀开锅盖,看到的都是一大锅黑乎乎的番薯干丝,想找多一点白乎乎的米粒都难,有时还是长虫番薯的味道。那时,我总在想,老师不是教我们唱的歌曲‘社会主义好,社会主义好!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……’吗?好的社会主义啥时才让我一天三顿吃上一大锅热乎乎的白米饭啊……”妈妈说,“其实那时对白米饭的憧憬,就是对美好生活的憧憬!还自认为番薯饭是穷人家的充饥粮。”

“那我们现在过的是美好生活咯,预约电饭煲里可以顿顿都煮着一大锅热乎乎的白米饭。”我忍不住发问,“但,妈妈,那你怎么又说顿顿吃白米饭不好吃了呢?还说,番薯饭才是最可口的?”

“共产党好,共产党好!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,说得到,做得到,全心全意为了人民立功劳。坚决跟着共产党,要把伟大祖国建设好……”妈妈不直接回答我,而是开心地唱起了党歌。

“现在是坚决跟着共产党,跟着祖国走向复兴了!”我为我的机灵接话开心着,“人民的生活水平可是从贫穷走向一般,走向小康,再走向富裕了……”

“太香了,太香了,香甜可口!这大热天里,满桌的酒肉鱼虾就是这一大锅番薯饭是最美味最让人称心的了!开饭咯,开饭咯……”曾姥姥的满心呼唤开饭打断了我飘向未来的思绪。

“嗯,真香,这满锅的番薯饭……”大家都啧啧称赞起来!

上一篇: 听您的话,跟您走

下一篇: 我和我的家乡
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