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优美散文 > 神性写作的浪漫

神性写作的浪漫

作者:唐明
自第一篇日记始,写作已近四十年。我最深刻的感觉,便是神性写作的浪漫。

神性写作,其实也就是天真写作,一边与天、与神相接,一边与目、与心相接,描述的都是天地、生命的真相,启蒙的都是善念与神思,传递的都是正义与力量。

我一直坚持这种写作,坚决拒绝灰色、网络化、玩世不恭的语言,也不采用离奇、变异、故作噱头的形式,更不为着生计、声名、迎合潮流与苟全性命。正是如此,神性写作的浪漫,才无限强大。

浪漫之一:自由以表达。拥有文字表达的自由,是各种自由中,极具浪漫的那种。这种自由是说:想写什么,就写什么;想写出什么样子,就写出什么样子;写出来了,对自己、对他人都是崭新的体验。很多人说,有些事只可意会、不可言传。我却发现,只要意会了的东西,我皆能言传。语言在我这里,好像无所不能:无论它多么独特、微妙、艰深、复杂,一旦由我表达,皆可三言两语说清楚。

浪漫之二:审美入长天。审美,远别于功利的价值,渐与情怀、志向、道心相关。写作的目的之一,就是格万物之美,以济浑浑噩噩之心。写出真切、美丽、悠远的文字,不仅有益于一己审美,而且有益于公众审美。当你不啻写作,还能写出佳作,还能与人共赏,当然惬意!想一想“竹林七贤”,一群志趣相投者常聚,或长啸,或赋诗,或饮酒,或弹琴,彼此无算计、无琐屑,展现的都是清风明月之襟怀,淡泊名利之深心,岂止长天之大美!

浪漫之三:神交以文字。倘因文字缘,我们交结到良师、益友,甚至知音,又何羡“高山流水”?在小学,因诗文而受他人激赏;在高中,组建个“四人文学社”,惺惺相惜;在大学,既被视为“才子”,也就追求才子的技艺;工作后,即遇一个作家、诗人、编辑的圈子,写作由此飞跃;上网了,才没多少文章,就赢得百万粉丝——那么区区文字,为甚威力无穷?尤其是,越是真实文字,越是纯正文字,越是高贵文字,越是载道文字,越能赢得读者。究其实,便是无数灵魂正期待,你却能够对应了,即为“神交”。

浪漫之四:常使人清醒。有人捧我《情论》,居然跪读,读得热泪盈眶;有人读我《岳王》,似有所悟,而后一心求道;有人读我《教育的本来》,拍案击节之后,从此决意做教育。文以载道,所以能够济人。反之,自心越净、越透、越从容,越能写出好诗文。于是清醒,也关乎作者,大可勇猛精进,不断提升。

浪漫之五:万物来通灵。习惯于正统写作,居然可以赢得万物感应。第一次遇见外星人,我决定写《不明飞行》;《不明飞行》成,外星人再次浮现。我写家史,久逝的祖辈、父辈们,竟频频入梦,真个是阴阳可以重逢、人鬼可以互动。于是我便相信,王勃就赖河神一阵风,飞赴滕王阁,遂以《滕王阁序》耸动天下;当初仓颉造字成功,确乎招来众鬼哭、天降粟!

浪漫之六:智慧渐无碍。不断写作之余,我也发现,对于万物及文字的领悟与运用,慢慢便可出神入化,渐渐便能智慧无碍。于是无论何物、何事到我笔下,皆可精彩呈现;阅读前人经典,大可轻松懂得他们的思想与心灵,就像穿越了千古,我们就在当面沟通,直截截没有任何障碍;我也不再需要仰望,我与他们一样,表达的皆是常态、常情与常理,俯拾即得。

浪漫之七:竟不输先贤。我在磨难中,百事不得为,却可静静坐在那里,写我的诗,赋我的文,再将其强行记忆,同样持续创作。我曾用圆珠笔,在森林的木桩上写《访问森林》,在磨破的膝盖上写《生命的真相》;即使处极端之境,每天干12小时苦力,还能抽空完成教育书稿。我就想,文王在地下室里演《周易》,司马迁宫刑之后写《史记》,奇、勇原寻常,我也能做到。如果写诗,为甚要比唐诗宋词差?如果写小说,何必在“四大名著”前自惭?如果写散文,就当与“唐宋八大家”比肩。他们是彼此时代的杰出者,我则是今时代的觉醒者,我亦追求石破天惊之效,同样给人类一个大大的惊叹。

我讲这些“浪漫”,主要是想告诉我的同道:让自己长于写作,于写作精益求精,让好作品层出不穷,亦以一技之长证道、得浪漫。我们就当有强大抱负,就当有非凡贡献,就当在未来的文学史上,留下浓墨重彩。我们就该借助这个板荡时代,掀动文化的启蒙,揭示深刻的主题,引领人心的教化。

孟子云:“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;如欲平治天下,当今之世,舍我其谁也?”今日之世,上天正欲净化、更新天下。我与诸君,敢不戮力向前?

+阅读全文

上一篇: 要命的“妒嫉”

相关散文

收藏/分享

分享「神性写作的浪漫-最新散文」到:

推荐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