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散文

孝子贤孙辩(新古散)

孝子贤孙,曾经是一个家庭兴旺发达的标志。本无可辨,然孝感天地,床前尽孝,又不能截然而论。于是,子孝孙贤的传承赓续,就有了辩的意义。 ...

2021-04-13

再看《寄陆浑赵明府》

读诗不多,可张籍的也读过几首;尤其是刻在伊河大堤护栏上的,早起晨练,每每多看几眼,觉得因了写陆浑就多了几份亲近亲切!诗歌不长,七言 ...

2021-03-30

乡村又一幕

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家乡人们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,配合政府禁捕退捕,拆鱼船收鱼网,让河水得以休养,还河水清澈碧绿。曾经政府一度鼓励 ...

2021-03-25

元湾赋

万古琴声,伊水无弦,佳音共汇,伊河天下第一湾。嵩山不墨干秋画,史迷龙宫,鸽子窑。雷击山塌,毁灭崇春寺,避署胜地,森林氧吧乱石群。喜 ...

2021-03-24

嵩县-----我最美的家

金秋八月,菊花飘香登高望远,心生无限遐想哪里才是我最美的故乡观三涂雾雨,思大禹治水赏西岩戴雪,武媚追旧梦七峰叠翠,令人遐想轻舟水上 ...

2021-03-24

写给自己的情书

爱情今年几岁了?在二十几岁的期盼与好奇与等待里,要找一个多大的爱情呢?我也相信这个世界上与自己合适的绝不止一个人,我们在一生中会喜 ...

2021-03-21

难忘那场雨

这段暖心的故事,是我今生记忆里,第一个给我温暖、慈母般的师爱故事,也是今生给我心田上,播下的第一颗爱心种子。那是七岁那年,我刚入学 ...

2021-03-17

童年的梦想

童年的梦想,或崇高远大,或荒诞可笑。当我们长大之后,回顾那些形形色色的梦想,很多梦想蜕化为眼泪,很多梦想变为微笑,然而梦想最终蜕变 ...

2021-03-17

天地之外,一朵小花嫩红

1天幕撤向身后,我沿着晨曦的诗行去散步,走向前,再回来,连路边有多少树木都记得清清楚楚。一日,我看到草地边的石子缝中有极小的花朵缓 ...

2021-03-17

敞开心灵的门

心灵有门吗?咋敞开?这是比喻,就像一个美丽的鸟笼,敞开小栅栏门,让小鸟飞出自由翱翔。有人会说傻啊,飞出还能回来?昨日,去车村镇赶集 ...

2021-03-17

我的小女儿

小女儿是一个天真活泼,善良上进的姑娘。上小学的时候,有一天,小女儿放学回到家,见我第一句话就说:“爸爸,明天咱去扫大街吧?”“扫大 ...

2021-03-17

玩泥巴的童年

童年是一本多彩多姿的日记,每一页记录着我的缤纷生活,其中玩泥巴的经历时常在眼前闪现,让我至今回忆眷恋……我出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 ...

2021-03-17

我是娘的“冤家”

我很少提笔写我的娘,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人,实在没啥好夸耀的。娘没读过几天书,脾气瞎,我是被她从小打到大,她说不出教育孩子的大道理, ...

2021-03-17

风吹新叶

四月,全球新冠疫情肆虐,万山屏蔽的峡谷走廊却安然静谧,无一例确诊病患。雨季来临,日月星辰被淋湿,满山竹木挣脱枯黄,蓬勃拔节,到处峰 ...

2021-03-17

父亲戒烟

父亲已经戒烟十多年了。有时候有人将一支香烟递到他面前,他毅然推却。当我看到这一幕场景,就会回忆起他未戒烟时的很多往事。我小的时候, ...

2021-03-17

太阳底下

我喜欢一个人走在白昼里,看天,看云。可在喧嚣的闹市,欣赏云影天光似乎没有足够的氛围。更多时候,我只是爱在路边闲看身旁川流不息的人来 ...

2021-03-17

怀念我的母亲

……母亲,脸色憔悴,稀疏的花发似乎有些蓬乱。她像往常一样身着那件褪了色的黑不黑灰不灰的条绒大襟上衣,脚穿一双千层底尖口布鞋,一只胳 ...

2021-03-17

驶向家的票车

我坐在回家的票车上,回想起很多次坐票车回家的情景。家像是地球的重心,票车的车轮跨过不同的经纬度,一点一点地接近它。那是很多年前的一 ...

2021-03-17

回家

那是初夏的一天,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搭乘票车回家,喧嚣的城市被甩在车后,碧绿的田野随着车轮展开。票车穿过很多地方,离家乡越来越近,熟识 ...

2021-03-16

母亲的针线筐

记得小时候,一个夏天的雨后,母亲端着她的针线筐,坐在打麦场边石磙上纳鞋底子,我坐在母亲的脚脖上仰着脸看,母亲像在拉二胡,胳膊一伸一 ...

2021-03-16

从前的夏天

夏天是一根冰棍儿,舔上去凉甜爽口。我童年的时候,到了夏天故乡小学的门口总有一个卖冰棍儿的老头儿。放学后小学生们像是一股怒潮涌出校门 ...

2021-03-16

盛夏

我蓦然想起童年的盛夏,想起那些闪耀着阳光、散发着瓜香味儿的往事。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午后,烈日烘烤大地,热气蒸腾。一畦畦碧绿的瓜田冒 ...

2021-03-16

麦收时节

在夕阳的余晖中,我漫步在田野,田野里的麦子已经变得金黄,那饱满的麦穗,在夏风的吹拂下,迎风摇曳,它们仿佛在笑,仿佛在传递着丰收的喜 ...

2021-03-16

我在富士康的日子二

藁城人小吕,是我在富士康的工友。我们同一时间进厂,又在一个车间上班,人自然就熟了。小吕给我的印象是,对人比较热情,情商高。不管见谁 ...

2021-03-16

我家的葡萄树

老家的房子是顶楼,常常听说,有人利用楼顶制造“空中花园”,风景煞是好看!心想自己也有这个有利条件,也可以在楼顶种些花草之类的。2014 ...

2021-03-16

铁马秋风五丈原

2019年秋冬之际,我在蔡家坡的陕汽厂参与一个工程。厂区的南面就是有名的五丈原。熟悉三国故事的人,对此当不陌生。每日里我们在楼里看太阳 ...

2021-03-16

濠河醉泳

当拥有高楼和迪斯科的家乡向世界炫耀魅力的同时,一条被艺术化地称为“翡翠”的濠河,也逐渐向世界敞开了温馨。盛夏一个偶然的原因,因为受 ...

2021-03-16

小山庭院静

“帘卷东风日射窗。小山庭院静,接回廊。疏疏晴雨弄斜阳。凭栏久,墙外杏花香。时节好寻芳。多情怀酒伴,忆欢狂。归鸿应已度潇湘。音书杳, ...

2021-03-16

我的作家梦

我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报纸,上面刊登着我撰写的商业软文。我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它,脑海里浮现出很多年前的那张报纸——那是我首次发表作文的 ...

2021-03-16

十月一,送寒衣

昨日就是十月一,我循例也烧了寒衣。记忆里,烧寒衣是一件孝顺的事情,和情怀无关,但予我,确是情怀为多,但还是有些孝心在里面的。一是怕 ...

2021-03-16

歇斯底里前“芳邻”

今天,隔壁空置好久的房子,有了动静,出来了个英俊的男士,原来是这套房子的房主,问起去年住在这套房子的一家去哪了,他神秘地答复,提前 ...

2021-03-16

一家人

那是十多年前的一个暑假,我独自到北京去,在双桥地铁站附近租了一间狭小的公寓。公寓楼下矗着一棵老杏树,繁茂的枝叶伸入半空,树下织出一 ...

2021-03-16

妈妈,我永远的牵挂

已是深夜,分外静谧。我倚在床头,却毫无睡意。时值母亲节前夕,想到尚在医院的母亲,正躺在病床上经受着疾病的折磨,就感到一阵揪心的痛。 ...

2021-03-16

怀念书信

我突然十分想写信,想提起钢笔像从前一样在信纸上倾吐一番心语,然后步行到邮局寄给远方的朋友。搁笔细想,如今一通电话通达四方,一封电子 ...

2021-03-16

第一次远行

我二十岁之前从没有过远行,也没有过要远行的想法。那是大学二年级的暑假,我突发狂想要去远行。那时候想去就去,无牵无挂,匆匆背起一只黑 ...

2021-03-16

读《结婚十年》粗识苏青,更爱张爱玲

在今年的夏天,最热的一个月,我猫在观山水工地上,用心研读了一篇关注很久,但未及可读的一本书——《结婚十年》。书是苏青写的,读她是因 ...

2021-03-16

那个叫娟的女孩——误终身

我在惠州结识了一个女孩,叫娟。她是一家美容院的美容师,也是2个孩子的母亲。这家美容院属于有追求、但不高档,比较接地气的普通美容院, ...

2021-03-16

“大大”的倔强人生

大大是我的姑父,河洛孟津地区有个习俗,管自己爸爸嫡亲的兄弟叫大大儿,尾音挑起来,卷点舌音,所以听起来很亲切。我们从小就是这样叫我姑 ...

2021-03-16

城与人生

夕阳在城市的楼群中渐渐沉落,一抹血红的余晖染在病房的窗子上。那间病房在住院楼的十三层,大概有十余平方米,摆着两张床位,姥姥的病床在 ...

2021-03-16

温馨点滴

那天骄阳像炭火似的烘烤着大地,高楼大厦几乎被熔化在了灼热的阳光中。我对着电脑心急火燎地查询一件快递信息,查到它已经到达派送点。我拨 ...

2021-03-16

热点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