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林清玄《和时间赛跑》有感

我与爸爸一起朗读了林清玄的散文《和时间赛跑》。这篇散文是三年级的时候必背课文之一,那时我便非常熟悉。四年后,在初中紧张节奏里的我再 ...

作者:罗婧文 ·

危险与感谢

堵车堵了好久,好不容易才走到前方路口,原来是发生车祸了,一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,一辆车头凹陷的小货车,还有一辆警车,几个警察。最令人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林清玄散文集》

香鱼的故乡

在台北的日本料理店里有一道名菜,叫“烤香鱼”,这道烤鱼和其他的鱼都不一样;其他的鱼要剖开拿掉肚子,香鱼则是完整的,可以连肚子一起吃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鸳鸯炉》

秋声一片

生活在都市的人,愈来愈不了解季节了。我们不能像在儿时的乡下,看到满地野花怒放,而嗅到春风的讯息;也不能在夜里的庭院,看挥扇乘凉的老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鸳鸯炉》

夜观流星

烬读宋朝沈括著的《梦溪笔谈》,有一段谈到他夜见流星的事,非常有趣:治平元年,常州日禹时,天有大声如雷,乃一大星几如月,见于东南,少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鸳鸯炉》

随风吹笛

远远的地方吹过来一股凉风。风里夹着呼呼的响声。侧耳仔细听,那像是某一种音乐,我分析了很久,确定那是嫡子的声音,因为萧的声音没有那么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鸳鸯炉》

至死靡他

最近在年轻人中流行着一首歌,是罗大伤作的《恋曲一九八○》。这首歌旋律缠绵,被称为台湾的新摇滚乐,但是它歌词里所含的意思是叫人吃惊的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鸳鸯炉》

葫芦瓢子

在我的老家,母亲还保存着许多十几二十年前的器物,其中有许多是过了时,到现在已经毫无用处的东西,有一件,是母亲日日还用着的葫芦瓢子。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鸳鸯炉》

冰糖芋泥

每到冬寒时节,我时常想起幼年时候,坐在老家西厢房里,一家人围着大灶,吃母亲做的冰糖芋泥。事隔二十几年,每回想起,齿颊还会涌起一片甘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鸳鸯炉》

秘密的地方

在我的故乡,有一弯小河。小河穿过山道、穿过农田、穿过开满小野花的田原。晶明的河水中是累累的卵石,石上的水迈着不整齐的小步,响着琮琮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鸳鸯炉》

青山元不动

我从来不刻意去找一座庙宇朝拜。 但是每经过一座庙,我都会进去烧香,然后仔细的看看庙里的建筑,读看到处写满的,有时精美得出乎意料的对联,也端详那些无比庄严穿着金衣的神明。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鸳鸯炉》

五种秘方

有一位中学的校医,天生有神经质的倾向,因此神经衰弱,又得了胃肠病和失眠症。也由于自己的疾病,他对学生非常暴躁,甚至到了学生得病也不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为现在,做点什么

有一天,我在敦化南路散步,突然有人从背后追上我,她一面喘着气,一面说:“请问,你是林清玄吗?”我说:“是的。”她很欢喜地说:“我正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大佛的鼻孔

有一位雕塑佛像的工匠,他的手艺远近驰名。当他为一座佛寺雕刻的佛像落成的时候,附近几里的人都跑来观礼,人人都为那座佛像的庄严伟大而赞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老板打瞌睡

午后,路过一家家具店的门口,看见老板坐在门口打瞌睡。他打瞌睡的动作相当奇特,不像一般人只是点头,而是从腰部以上打折倾斜,整个人好像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就在这一刻

和几位新认识的朋友泡茶聊天,有一位问我:“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感受到无常呢?”我说:“无常是随时随地都在的,只是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时,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飞蛾与蝙蝠

住在乡下的时候,我习惯于清晨在林间散步。时常会发现散落在林间地上的昆虫尸体,特别是飞蛾和金龟子的尸体,总会掉落在路灯杆的四周,想必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下下签

有一年我到屏东乡下旅行,路过一座神庙,就进去烧香。抽签。那是十年前的事了,当时我把抽签当成有趣的事,一点也不稀奇;但那一次在屏东庙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海边的白蝴蝶

我和两个朋友一起去海边拍照、写生,朋友中一位是摄影家,一位是画家,他们同时为海边的荒村、废船,枯枝的美惊叹而感动了,白净绵长的沙滩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千两黄金的福报

有一个青年,二十岁的时候,就因为没有饭吃而饿死了。他到了阎王爷的面前,阎王从生死簿上查出,这个青年应该有六十岁的年寿,他一生会有一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万花筒专卖店

在加州卡梅尔,朋友带我去参观一家万花筒专卖店。万花筒的造型有圆的、方的,三角的、长的、扁的,无奇不有。万花筒的材质则有纸、木材、石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买馒头

家后面市场里的馒头摊,做的山东大馒头非常地道,饱满结实,有浓烈的麦香。每天下午四点,馒头开笼的时间,闻名而来的人就会在馒头摊前排队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有生命力的所在

南部的朋友来台北过暑假,我带他去看台北两处非常有生命力的地方。我们先去士林夜市,士林的夜市热闹非凡,有如一锅滚热的汤,只有台语“强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车倒一车柠檬

市场里有一对夫妇在叫卖柠檬:“三斤二十元,三斤二十元——柠檬大俗卖。”我随着人群围过去看,觉得三斤二十元太便宜了,大概不会有什么好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不流汗的运动

朋友约我到大饭店的俱乐部去做健身的运动。健身房里是一架庞大的机器,结构十分复杂,朋友为我解说那机器各有不同的功能,要练手肌或腿肌是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电磁炉

泡茶用的电磁炉坏了,我拿去原来购买的小店修理。“有没有保证书?”小店的老板问我。“没有,遗失了。”“那怎么能证明是在我的店里买的呢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房租总会到期

住家附近有一家服装店,门口贴着大的招牌:“房租到期清仓狂卖”外地来的人总会进去看看,但附近的人习以为常,已经很少人会去光顾,因为那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午夜顶好

与朋友在忠孝东路聚会,由于聊得太尽兴了,走出茶艺馆已是午夜,午夜的忠孝东路人、车都稀少了,商店已经打烊,显得格外安静。我走在忠孝东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开市不赚

在家后的市场,有一位卖古董、玉石、民俗艺品的小贩,他的声名远播,原因是他每天开市卖的第一件东西,不论价钱高低,都是以成本出售,这“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微波炉

我的岳母万里迢迢,从美国为我带了一个微波炉回来。她的理由是,微波炉是美国家庭必备的用具,也是现代家庭不可或缺的,因此她不惜以七十岁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小钢珠店

住家对面的银行搬走以后,连续开了几家餐厅和服饰店,都因为难以经营而关门了。有一天,舞狮、舞龙、放鞭炮,开了一家新的店,是一家小钢珠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盘桓

机场航道客满,我乘坐的飞机机长宣布,在桃园上空盘桓三十分钟。坐我身边的老先生一直抱怨,我说:“阿伯仔!坐飞机这么贵,现在有人免费带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生命的馅

在面包店,我为了买奶酥面包或花生面包而迟疑半天,因为两种我都爱吃,但一天只能吃一种。后来我买了奶酥面包,是不得不作的选择。排队付账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学插花

有一位朋友在学插花,是日本某一流派的花艺。我对日本人的花艺一向没有好感,因为那被称为花艺的,正好是集匠气与矫作于一炉。因此,我对潇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天堂之花

小时候,时常为了领面粉和奶粉上教堂,坐着听牧师讲道的时候,内心总是非常着急,想着: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面粉和奶粉?有一次听见牧师一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土生芭乐

近几年,泰国芭乐在台湾栽植成功,土生的芭乐就愈来愈少见。几乎是台湾水果的宿命,泰国芭乐很快就生产过剩,市场里一个芭乐卖五元,黄昏的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植物的地盘

在垦丁公园,一位学植物的朋友带我们进入热带雨林,他告诉我们植物也有争地盘的习性,都是成群成群的盘聚,不同群族的植物就会因被包围孤立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太极图

我在乡间的寺庙墙上,看到一个太极图非常特别,是由两条鱼组成的,下面的一条鱼是黑的,有白色的眼睛;上面的一条鱼是白的,有黑色的眼睛,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海滨椰子

屏东的朋友开车带我到海滨,因为椰子正在盛产,而我们都是爱喝椰子水的人,朋友说:“如果不到海滨吃椰于,台湾的椰子就太昂贵了。”我们找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玫瑰奇迹

有一天,突然兴起这样的念头:到台北我曾住过的旧居去看看!于是冒着满天的小雨出去,到了铜山街、罗斯福路、安和路,也去了景美的小巷、木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砖隙的番茄树

阳台砖头的缝隙中长出一株小小的番茄树,不知道是风或小鸟带来的种子?番茄树从春天时奋力长大,到了夏天就结出与砖块同颜色的果实。我把番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太麻里枇杷

朋友从台东的太麻里来,送我一盒批把,只因我闲聊时说过我喜欢吃枇杷,他就不远千里送来了。我会喜欢吃枇杷,是和我的外祖母有关。住在溪洲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金煌芒果

我在市场里,买到一个芒果,竟有三斤多重,全身金黄泛着红光,那颜色就像黄昏衬着夕阳的晚霞。那种超级芒果,名字叫作“金煌”。金煌芒果不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小红西瓜

买到一种小如垒球的西瓜,皮色翠绿、果肉深红、清凉胜雪、滋味如蜜。像我这么喜欢吃西瓜的人,每次看到有新的西瓜品种,总会迫不及待地买来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百年含笑

在乡间的庭院,一个老人带我去看一棵百年的含笑花,说那是他的父亲亲手栽植的。那百年含笑的高大使我大吃一惊,因为我们平常看到的含笑花只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平常的水果

朋友从美国回来,我问他:“这次最想做的是什么?”“如果能吃到杨桃、莲雾、释迦、甘蔗、柿子、批把就心满意足了。”我说:“这简单,但现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百合

很久很久以前的女朋友,突然打电话给我,不知道为什么就谈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。“其实,那时候,我离开你的时候还是很爱你的,连我自己到现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琼麻开花

朋友带我沿着恒春的海岸线,去看今年的琼麻开花。清晨的海风与水气,使我们感到十分清凉,这初秋的早晨如此静谧美好,光是在海岸散步就够幸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凋零之美

坐在仁爱路一家楼上咖啡屋,看着路上的菩提树叶子,一片一片地辞别枝极,飘落下来,有时一阵风来,菩提叶竟是满天翻飞旋舞,在凋零中,有一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空心看世界

当我看到水田边一片纯白的花,形似百合,却开得比百合花更繁盛,姿态非常优美,我当场就被那雄浑的美震慑了。“这是什么花?”我拉着田边的 ...

作者:林清玄 · 选自《打开心内的窗》

收藏/分享

分享「林清玄散文集」到:

推荐散文